张乐乎

普通话考试结束了 一周之后是四级口语考试 做学生好像就是这样 总有大大小小的考试 来把你分个三六九等 来证明你是否够格 好像不够格 人就是苟且的那个 行吧 很公平的
抱着很多垃圾食品回寝 以至于没有手再去拉那扇很不友好的厚重的大铁门 走前边的姐们朝后看了一眼 拉开门 示意我先进来 我呢 只能小声地说句谢谢 就此别过 再回寝室坐着胡思乱想 杨馨玉敲敲门 说:我来找你说会话啊 当时想哭 越是一个人独处越能感受更多 也更脆弱 我可以安慰很多人 你们有难过的时候也会跟我说 但是人都这样 说服不了自己  低落的时候谁也拉不起 可能我情绪实在太低 说一会话她也回去了 不一会又来敲敲门 递给我一小袋肉枣 虽然说着想让我也变胖这种话 但是 但是知道用食物来安慰人的姑娘真是太好了
忙的时候会抱怨怎么这么多事老子要累死了 一旦闲下来 又是空空落落的了 空空落落是什么感觉呢 是平时吧唧吧唧吃饭 现在能用小勺把酸奶慢慢切出花儿来 “我没那么多时间去伤春悲秋。”这句话真好 人为什么会在周五期待周一呢 只是想有个寄托 周一挺忙的 忙起来就好了
很奇怪 中二得要死说要浪迹天涯的那个家伙
也开始想家了 想啊 想有什么用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