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乐乎

回家咯

很幸运是窗边的票 从太阳暖熏熏催人来场午觉的时候看到它回家 留天边薄薄一层紫色的云彩 啊嘞 现在已经是橙色了吗 这场雪可真大 目线所及之处都是它 希望明天后天的太阳不要把变得脏脏的它再一点一点化掉 可是所有事物都会像它一样慢慢走向消亡吧 时间长短不同罢了 最近很喜欢神奇的大前辈244 看了和五人一起的娇兰 喜欢的人凑在一起跑火车 我就看着傻笑 拒绝承认是痴汉笑 还有啊 坐在对面的小哥 行李箱上写的是“常旭” 想起来我的朋友康山炮 和人家的名字只有一个姓氏的区别但是这厮还在期末考试哈哈哈 下次我也写个名字吧 写什么呢 写什么才不告诉你 坐着火车回家真好 谢谢你能听我讲这些琐事 散漫又黏黏糊糊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