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乐乎

普通话考试结束了 一周之后是四级口语考试 做学生好像就是这样 总有大大小小的考试 来把你分个三六九等 来证明你是否够格 好像不够格 人就是苟且的那个 行吧 很公平的
抱着很多垃圾食品回寝 以至于没有手再去拉那扇很不友好的厚重的大铁门 走前边的姐们朝后看了一眼 拉开门 示意我先进来 我呢 只能小声地说句谢谢 就此别过 再回寝室坐着胡思乱想 杨馨玉敲敲门 说:我来找你说会话啊 当时想哭 越是一个人独处越能感受更多 也更脆弱 我可以安慰很多人 你们有难过的时候也会跟我说 但是人都这样 说服不了自己  低落的时候谁也拉不起 可能我情绪实在太低 说一会话她也回去了 不一会又来敲敲门 递给我一小袋肉枣 虽然说着想让我也变胖这种话 但是 但是知道用食物来安慰人的姑娘真是太好了
忙的时候会抱怨怎么这么多事老子要累死了 一旦闲下来 又是空空落落的了 空空落落是什么感觉呢 是平时吧唧吧唧吃饭 现在能用小勺把酸奶慢慢切出花儿来 “我没那么多时间去伤春悲秋。”这句话真好 人为什么会在周五期待周一呢 只是想有个寄托 周一挺忙的 忙起来就好了
很奇怪 中二得要死说要浪迹天涯的那个家伙
也开始想家了 想啊 想有什么用呢

今天下雨了 早上开始上课没带伞 度过了厚脸皮借学弟学妹伞生存的一天 每天晒着暖融融的太阳 抬头看看还在少年期的树叶子 都会说一句春天真好啊然后咔嚓咔嚓拍下来 会高兴很久 今天是喜欢的春天头一次这么湿冷 树叶子已经这么绿了 那就等夏天来吧 也会很快的

回家咯

很幸运是窗边的票 从太阳暖熏熏催人来场午觉的时候看到它回家 留天边薄薄一层紫色的云彩 啊嘞 现在已经是橙色了吗 这场雪可真大 目线所及之处都是它 希望明天后天的太阳不要把变得脏脏的它再一点一点化掉 可是所有事物都会像它一样慢慢走向消亡吧 时间长短不同罢了 最近很喜欢神奇的大前辈244 看了和五人一起的娇兰 喜欢的人凑在一起跑火车 我就看着傻笑 拒绝承认是痴汉笑 还有啊 坐在对面的小哥 行李箱上写的是“常旭” 想起来我的朋友康山炮 和人家的名字只有一个姓氏的区别但是这厮还在期末考试哈哈哈 下次我也写个名字吧 写什么呢 写什么才不告诉你 坐着火车回家真好 谢谢你能听我讲这些琐事 散漫又黏黏糊糊的❤